搜索

您当前位置:主页 > 快运方案 >

快运方案
首都物流变天,快运网络如何应对?

类别:快运方案   发布时间:2019-10-04 17:28   浏览:

  一、管制加剧

  2017年11月18日,北京大兴西红门镇新建村的一场火灾,19人死亡8人受伤。第二天开始北京市政策开始清查群租房,公寓,库房,工厂,批发市场,一场浩浩荡荡的非首都功能疏解开始了。各物流公司库房开始查封,只许车出不许车进。

  物流业寒冬开始,首先是场地问题,国家要求的消防登记各公司库房都不合规,都被查封。所有公司应急在周边廊坊,寻找库房,市内分拨全部被查封。

  安能物流大兴分拨被查封,顺义分拨被查封,网点无法交接,公司应急甩9.6米到一个地点,就近网点过去提货,马路边操作。

  百世顺义分拨被查封,网点全部跑马驹桥枢纽。由于对库房的清查导致所有网络型物流公司枢纽撤出北京,搬迁到河北廊坊地区或者天津。

  二、时间与人工成本激增

  这也正符合北京市政府对未来物流要求:“外集内配”——全国到达北京货物在北京外面集中,然后到市内配送。直接导致网点成本增加,增加的不止运营成本,最主要的是时间成本。

  网点从外围枢纽离岗,要过收费站,检查站,到达配送地点基本中午了,另外加之北京对货车限制。早7-9点下午5-8点不能进五环含五环路,这是在有通行证前提下。一个通行证一个季度3000元,一年一台车12000,花钱不一定办的上,因为政府发放通行证有限制,办完了就没有了。你想送货怎么办,硬闯。抓住3分100块,有很多网点刚招来司机,干一个月分罚没了,没办法继续找。

某网点一个月的罚单

  三、客户外迁、货量急降

  因首都环境治理只要生产企业全部要清理出北京,就连北京现代集团都搬迁到沧州,大红门批发市场,动物园批发市场,五金市场,教材市场,全部搬走,就连家具生产商,机柜生产商因环保不达标都被搬走。

  以安能为例2016年日均出货600吨。现在只剩下300吨,百世剩下200吨。其余新起网络更少。

  不只是出发货减少,到达货同样减少很多。以前到达一个7.7米现在只装半车。业务量下降紧接着就是退网,因门店成本上涨,人工成本上涨,业务量下滑,同比去年,很多网点业务量下降一半。部分这几年新干物流的老板,由于业务量下降直接收支不平衡,最终撑不下去退网,改行,去寻找其他出路。

  四、退转增多,新人难寻

  与同行某网管聊天,他表示:春节后网点压力更大,接连倒闭了五家:一家由于区域拆迁,由之前日均30票到现在的9票,出货货越来越少,难以为继;一家老板回老家,一家老板开火锅店去了。一家跟随大客户搬迁至沧州、一家搬迁至天津,客户一般走,营收没了,工资都发不出了。

  不少老板都转行干其他行业了,网点退网,再找新人就更难了。之前认为物流是朝阳行业的,在北京都得改变观念。

  做物流十多年的,有项目客户基础的,还能够坚持,新加入行业的越来越少。

  五、物流园大逃离

  不止网络型物流公司遇到困难,同样最传统的物流园,一个接一个被拆迁,海淀468物流园,大兴物流园,部分拆迁的专线没有场地没有集中收货点,搬迁到桥东下,大兴是北京物流发源地,目前很多专线搬迁到房山区104国道俩边。专线死亡,跑路每天在上演。

  北京大兴亦庄镇小羊坊村,位于大兴、通州、朝阳三区交界处。这里曾是北京有名的物流基地。2018年年底之前,亦庄镇疏解了基地内包括京南物流园在内的40家不符合首都功能定位的企业,物流基地也正式腾退转型,开始向文创园变身。

  众所周知,专线对物流园区的依赖程度,搬迁两三次,疏远原来的客户,提派的半径加大,如果没有强大的资金实力,基本上意味着这条专线生存就越来越艰难了。

  六、转变意识、为网点减压

  鉴于目前这种情况。希望各公司尽快做出调整,降低对北京出发业务标准,适当增加派费,因为北京已经成为服务区域,服务好全国到货,提高满意度才是真正解决办法。对于加盟商来说市场在委缩,增量很难找,只有不断去抢占市场,才能继续生存。一场生死存亡的战斗开始了,谁服务做的好,时效做的好谁就能抢占更大市场份额,才能存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