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

您当前位置:主页 > 服务行业 >

服务行业
那些能扛 耐操的网点哪去了

类别:服务行业   发布时间:2019-09-30 14:50   浏览:

  一、又现退网潮

  与一个做共享客服的朋友聊天,聊到退网的事,今年除了某两家网络裸退、强退的网点不少,她说另一家网络也出现退网潮了。

  按常理推测,平台一直稳步增长,不受资金拖累、品牌美誉度不差,运营还算稳健,网点纷纷退网,的确让人纳闷。

  二、保房子还是保公司?

  做了六七年的老网点,一向做得不错,在当地还颇有口碑,突然转让,让人云里雾里。大家对第一个理由“搞累了”显然不满意,仍然刨根问底。

  有人甚至认为是见好就收。然而实情是亏损到负债累累。而这两年做快运的人,很多都亏损了,这是现状,强撑与硬扛是一种状态。

  一份盖了六个章的房产抵押合同,身家性命都赌上,这才是退出的实情。保住房子就得丢掉公司,丢掉自己投入多年的“事业”。而要保住公司,就得先赔上房子——这的确是个两难的选择。

  以正常人的选择来说,后面这波操作就不难理解了。网点转让之前,先转让生产工具——车辆。断臂疗伤,先止损再说。

  行业竞争不仅是网点与网点之间的竞争,更是平台与平台之间的竞争,杀敌一千,自损八百。大家都坚信,剩者为王,赢家通吃,包括平台、包括网点,所以硬扛有硬扛的理由。

  但是要扛到那一天,不仅需要平台有品牌、有资金,更需要网点老板有能力、有绝对的实力。

三、网点赚钱难

  世上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爱,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。但凡一个人或者一个组织去加盟一家网络,说到底都是为了赚钱,亏损的买卖,招商PPT描述得再高大上,也不过是“骗骗他”而已,哪怕能一时,也不会长久。

  所以核心是快运这买卖不好干了,赚钱难了。这又是为什么?

  进入这个行业一段时期的网点,随便数数自己所在区域的快运品牌,多则20几家,少则十几家,全国网络区域网络,尤其是产粮区,大家都争相布局,得华东华南者得天下,所以对兵家必争的产粮地,竞争更是无比惨烈的。相比前两年,服务区网点因为吃不饥饱而退网的情况不同,今年退网有大量珠三角、长三角及环渤海区域的网点。

四、促销实质是价格战

  往年百世、安能等头部网络企业,仅是在淡季或新开线路、往返不均衡的线路进行促销,去年有网络率先开启全年促销模式。今年头部网络除了季节包仓促销外,纷纷调整了计泡系数,猛攻轻泡货为主的100KG以内的小件市场,家电、家居、家俱等有增量的产品大多属于此列。得大件电商者得增量,得增量者能生存。

  不管是包仓还是计泡系数调整,说到底都是价格战。开始欢呼雀跃的网点纷纷发现,价格是降低了、货量是增长了,但利润却下滑了,现在做200吨,比不过从前做120吨,网点成了平台的搬运工。而且车辆投入、人员投入、场地投入都增加了,管理幅度也增加了,所以一部分管理跟不上的网点会率先顶不住。

  五、退网潮的后果

  有的人裸退、强退是真退,经营几年、唱完一首《伤心太平洋》,怀着惨痛的心情改行了。团队有很多快运粉丝,最近这两年,不再推他们原来经营的快运品牌了,而是推减肥、美容、健康产品,甚至有健身房与地方特色产品,他们大都属于这种情况。

  另外一部分人只是换了一种活法。老实死扛只会走进死胡同,在出货优先的考核面前,那些投入了大量人力、车辆去派件的网点往往是牺牲者,是投机者眼中的SB。当他们大彻大悟后,退网,换一幅马甲换一种活法。

  当大部分人都这样做,“退网潮”来了,网络如果还能有好的质量,那绝对是刷出来的。全部是区域骗平台总部,总部骗老板与投资者的一场游戏。

  功利的平台、功利的区域在一次一次自残面前,终于发现招商无比的艰难,尽管门槛越来越低、条件越来越优越,有的甚至加盟费来抵中转费,仍然应者寥寥。

  六、平台的无奈

  平台有平台的难,没有上市的需要增量、需要业绩去拿更多的投资进来,也需要通过包仓等手段艰难求生。已经上市的网络需要更好的表现来提振股价、维护投资者的信心。所以急功近利图一时的货量有时是无奈之举。

  所以快运是被我们自己玩坏了。

  快递已经在洗牌的末段,快运正在惨烈进行,我们再去怀念一票快递赚一个快餐、一票快运赚三、五十的过往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。价格战是淘汰赛的必要手段,弱者包括平台与网点都会被淘汰出局。

  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,也是一个最好的时代。有绝对实力的网点加强布局,趁机鲸吞业务、地盘与不错的团队,或许会有一些区域强势落地配企业趁势崛起。当然,我们怀着深深的敬意,致敬那些在行业做出过贡献却渐行渐远的网点;我们也呼吁平台,在杀敌与自残的同时,尽量用更合理的规则让更多的网点活下来,去保留未来更残酷生死战的资本,毕竟网点才是加盟网络的底盘,有更多活跃且认可本网络的网点存在,才能有未来。

  当然,时代也在呼唤新玩法、新网络出现。